首頁 > 正文

記者深入扶貧一線:見真事 交真情 獲真知

2019-07-19 09:45 | 來源: 中國記協網
【字號: 打印  
Video PlayerClose

  今年4月,湖南省委宣傳部、省扶貧辦、省記協從省直新聞單位選派20名編輯記者(含1名宣傳干部),新華社湖南分社派1名記者,分赴湖南省尚未摘帽的20個貧困縣參加實踐鍛煉。

  這是在脫貧攻堅進入決戰決勝階段,一次新聞扶貧和“四力”教育的創新和實踐,也是新聞守正創新的一次探索。通過踐行“腳底板下出新聞”,主流媒體在眾聲喧嘩的時代,為脫貧攻堅營造積極輿論氛圍。

  3個月來,參加實踐鍛煉的編輯記者跟隨扶貧干部進村入戶、訪貧問苦、同吃同住同勞動,全過程參與脫貧攻堅工作。大家深入走訪了20個貧困縣的241個鄉鎮、620個村(社區),在省級以上媒體共刊發報道373篇(條)。湖南日報社、湖南廣播電視臺、新湘評論雜志社、紅網、瀟湘晨報、湖南教育電視臺、湖南工人報、今日女報等媒體分別在“報網端微”開設專欄專題,刊發了大量來自脫貧攻堅一線鮮活生動的扶貧故事。

  7月15日,“記者在扶貧一線”工作座談會在長沙舉行,參加實踐鍛煉的編輯記者,講述了不斷錘煉腳力、眼力、腦力、筆力,講好脫貧攻堅故事的經歷和感悟。

  見真事

  古人云:紙上得來終覺淺,絕知此事要躬行。

  6月22日,在永順縣實踐鍛煉的湖南日報社新媒體中心記者朱玉文,開車來到該縣小溪鎮小溪村。收集線索時,電力公司的技術員符晨雨介紹了盲人謝根處求亮的故事。

  “他說的一個細節打動了我,冰凍天氣中,視力近乎失明的老人謝根處,獨自爬上電線桿去接電。失聰的老伴無法給他任何幫助,只能在電線桿下面觀望。”朱玉文當即決定,不管多么困難,山路多難爬,一定要去看看這位老人。

  吃罷午飯,開車沿酉水而下,到達老村村部,朱玉文和同行的攝影記者童迪開始爬羊坡界。穿過原始次森林,涉水淌過山澗,徒步兩個半小時,才來到謝根處的家。

  在老人家中,朱玉文得知老人兩個女兒外嫁他鄉,兒子在鎮里開了個理發店,一年也難得回來一次。家里如果要采購什么物件,全靠謝根處的老伴從山下背上來,家里的電視機,就是去年從芙蓉鎮背回來的。

  朱玉文還了解到,2018年永順縣扶貧辦整合了4萬元相關資金,為謝根處解決了用電問題。冬天里,謝老家的電斷了4次,符晨雨就來了4回,每次爬上來都要帶幾十斤的電纜和設備。

  返回山下后,朱玉文寫的稿子《謝根處家的燈又亮了》刊發在湖南日報。“做一個好記者沒有捷徑,必須去到最前線、最基層,才能獲得最鮮活、最生動、最真實的素材。”朱玉文感慨。

  新華社湖南分社記者白田田,在溆浦縣實踐鍛煉3個月期間,除了少部分采訪是地方推薦的點,大部分地方是他自己選擇,一個人前往,有時坐班車甚至摩托車。他說,這樣做的目的,是為了進入真實的現場,看到更加真實的情況。通過零距離接觸、無縫式對接,他掌握了大量脫貧攻堅一線資料,完成文字稿13篇。

  湖南日報理論評論部記者朱永華,爬到放牛的山上,睡到貧困戶家中,用白描語言真實記錄了所見所感,采寫的《夜宿唐寨村》等稿件,成為踐行“四力”的樣本。

  交真情

  在溆浦縣的深度貧困村虎皮溪村,白田田住了兩個晚上,早晨6時多和工作隊員一起入戶走訪,晚上和村干部、村民一起露天開會,蛙鳴陣陣,一直討論到22時,竟忘記了還沒有吃晚飯。

  采訪期間,正好趕上溆浦特色的“大端午”劃龍船活動。白田田登上龍船,和村民們一起從虎皮溪村劃到大江口鎮,被村民的熱情、激情感染。在龍船比賽結束時,他率先看到成績單,虎皮溪隊獲得了超出預期的三等獎,感覺自己就是虎皮溪村的一員,迫不及待地到河邊向村民們報告好消息。事后,他帶著感情,寫了一篇新華社通稿《脫貧攻堅要像劃龍船一樣齊心協力》。

  腳下沾多少泥土,心中就沉淀多少真情。

  邵陽縣方言復雜,“十里不同音”。來到邵陽縣實踐鍛煉的紅網新媒體集團采訪中心記者張金東覺得,與群眾打交道,就要和百姓講聽得懂的語言。他抓住一切機會,仔細聽,用心學,短時間內克服了方言難關,基本做到了無障礙交流。為了方便下鄉,他還掏錢買了一輛二手摩托車,3個月時間里,行駛了1600多公里。

  在花垣縣實踐鍛煉的湖南公共頻道《幫女郎大視野》專題記者吳淑軍,“五四”青年節時拍攝了一期《讓青春在田野綻放》的節目。主人公龍金星原先在外打工,近幾年回到村里發展養殖,帶動了許多老百姓跟他一起脫貧。吳淑軍跟拍了3天,和龍金星同吃同住,拍攝了大量感人的細節。

  參與實踐鍛煉的編輯記者,還傾注真情開展形式多樣的扶貧。

  新湘評論雜志社融合發展部編輯李志佳,組織策劃了“公益同行?愛心助學”活動,為隆回縣桃花坪街道長扶完小贈送圖書700余冊、文體用品100余套,為6名殘疾學生各送去1000元助學金。今日女報社首席記者譚里和,憑著一位新聞人的真心真情,從長沙募集資金近5萬元,資助新寧縣建檔立卡貧困戶的72名殘疾孩子,并組織開展深度貧困村志愿支教活動和義診活動。

  獲真知

  譚里和因兩歲時患小兒麻痹癥,如今右腿殘疾,是新聞戰線少有的拄拐杖的記者。在前往新寧縣實踐鍛煉的前一天,今日女報社送了譚里和3根拐杖,希望他在扶貧一線走到扶貧干部身邊去,走進老百姓心里去。

  “來到新寧,深度蹲點后,我發現,跟許許多多在一線扶貧的干部相比,我自己的那些困難,完全不值得一提。”譚里和說。

  他到新寧的第一天,就聽說了黃龍鎮石泥村女支部書記易曉金,患肺癌還堅守在扶貧一線,當時不以為然,覺得扶貧干部不要身體干工作不應提倡。兩天后,他到黃龍鎮蹲點,在査看鎮上的黨政聯席會議記錄時,發現了易曉金要求恢復工作時寫的報告,報告中說:“經所有家人及親友的一致同意,我繼續從事村里扶貧工作,在工作期間,不因身體不適向組織提出任何要求,所有后果自行承擔,懇請組織一如既往地信任支持我為昐。”報告最后,易曉金的父親、69歲的老黨員易平等10余人簽名蓋手印。“當10多個鮮紅的手印出現在眼前的時候,說實話,我很震撼。”譚里和說。

  之后,他見到了易曉金,一席話讓他對生命價值有了新的認識。易曉金說:“譚記者,生命對我來說確實有限,但是,一個人病了,就必須躺在床上等死嗎?相反,我覺得在身體允許的前提下,干好工作就是對生命最大程度的珍惜和尊重。”

  譚里和突然覺得,自己來這里扶貧的初衷,其實跟易曉金的價值觀很相似,自己克服一些困難來到新寧,不就是想趁自己還走得動的時候到基層多跑跑嗎?接下來為了做好易曉金的報道,他先后5次去石泥村,采訪了貧困戶、村民、村干部、鎮干部共30多人,耗時25天終于完稿。

  “基層工作不容易。”3個月的實踐鍛煉,讓湖南日報社懷化分社記者趙志高對基層有了新的認識。實踐鍛煉中,趙志高遭遇了車禍、親人住院和離世,都是自己默默忍受。他看到,基層公務員拿著不高的工資,卻擔著百姓安危冷暖的責任,常常周末和晚上也加班加點。特別是扶貧一線的干部,常年奮斗在鄉間田野,基本顧不上家庭。(記者李國斌 通訊員景超平 湖南記協供稿)

  本文轉自湖南日報,原標題為《記者深入扶貧一線進村入戶、訪貧問苦——腳下沾泥土 心中有真情》,轉發請注明來源。

責任編輯: 張澤月
賀信
0100901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382394771
重庆时时真的能发财